你的位置:首页 > 文化遗址 > 红色遗址

龙家寨革命遗址

2019/1/11 1:03:10 编辑: 来源:照金国家丹霞地址公园 点击:



     龙家寨位于秀房沟西的一道道峰峦,与薛家寨相对峙,龙家寨就隐身其里。现有两处洞穴,一处位于秀房沟西的杨八姐梳妆台下,一处位于和薛家寨三号寨洞正对的西面峰峦那横空出世直插云霄的石柱下。前者略小,能容纳四、五十人。后者略大,可容纳百余人。寨内还存留当时夯土掩体,保存都较为完整,曾为红军游击队驻地。   沿张果老崖前行,过大崖子及小崖子村,逶迤七、八里,便被一条突兀地横亘南北的深沟所阻滞。这条深沟就是风光旖旎的秀房沟。仞立于沟东面的一脉脉奇险峻峭的石崖,薛家寨就雄踞其中。位于沟西的一道道峰峦,与薛家寨相对峙,龙家寨就隐身其里。龙家寨有两处洞穴,两个寨洞相距二、三里,有一小径相通。由两个寨子构成的龙家寨,只有一条蜿蜒小道可通,入口处在小崖子的南部—秀房沟的入口处。龙家寨绵延入桥山山脉,寨势雄险,易守难攻。整座寨子后面和兔儿梁相通,隐蔽在秀房沟西郁郁苍苍的丛林中,陡峭深邃,有很好的隐蔽性。

     一九三二年二月二十二日,刘志丹、谢子长带领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来到照金。趁张彦宁的反动民团耍社火,在照金街上狂欢作乐、敲锣打鼓之机,率领全体队员迅速出击,将反动民团包围缴械。向群众宣传“红军是共产党的队伍”,“红军为穷人办事”,号召大伙起来“打土豪、分田地”。一九三二年九月十二日,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在照金击溃了富同耀三县保卫团对照金的第一次“围剿”,当场击毙了副总指挥党谢芳,活捉了耀县保卫团团长马希哲和小丘区团团长柴子发,在群众中树立起了崇高的威望。虽然红军军纪严明,但游击队中也不乏败类。叛变分子陈克敏、王子祥看到龙家寨易守难攻,便叛逃出来踞此地占山为王,与人民为敌,和红军作对。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份,趁陈克敏、王子祥等匪徒窜至淳化一带抢劫之机。红军游击队利用被陈克敏、王子祥押为人质的省委特派人员张秀山做内应。在谢子长、阎红彦、贺耀华的率领下,以凌厉的攻势一举解放了龙家寨,捣毁了这帮为非作歹的匪徒的卵巢。这次解放龙家寨,不仅教育和争取了附近群众,还为下一步开辟照金革命根据地扫除了一大障碍。当敌人后来包围上下芋园村时,由于杜衡的“左”倾冒险主义路线的严重危害,我红军及游击队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这时,李妙斋指挥游击队利用龙家寨的两窟寨洞的隐蔽功能,很好地转移救护了许多红军伤员,有力地支援了红二十六军的各项战斗,和根据地的军民一起,粉碎了国民党调集的三个正规团对照金革命根据地的又一次“围剿”。当时,红军在龙家寨设有撤护站、被服厂等,龙家寨是当时红军的总后方。
     一九三三年三、四月,红军及边区大本营迁往薛家寨时,随着反“围剿”斗争的胜利,照金苏区的各种事业出现了巩固和发展的大好形势。农会、妇女会普遍成立,农民游击队也普遍建立,达二十三个支队之多,广大群众积极组织起来建设和保卫苏区,革命热潮空前高涨。这时,一些投机叛变分子见苏区发展迅速,又寻找机会投机革命。自我军攻破龙家寨后。投机分子陈克敏、王子祥发生内讧,陈克敏借机将王子祥赶走,骗得游击队总指挥李妙斋的信任,重新又被收编为游击队三支队,驻防龙家寨。在一个时期内,龙家寨和薛家寨相配合,打败了反动民团一次又一次对秀房沟和照金革命根据地的进剿。
     一九三三年九月,国民党的一个正规团,联合四县民团对我根据地发起了疯狂“围剿”。此时,我红二十六军主力部队转入旬邑外线作战,根据地的革命形势处于低潮,特别是九月二十一日,当游击队总指挥李妙斋牺牲后,形势更为严峻。匪性十足的投机分子陈克敏,经不住耀县民团团总雷天一用高官厚禄和美人计的引诱,又一次叛变革命而重操旧业。龙家寨又一次沦为反动民团和国民党军队向我根据地疯狂“围剿”的反动堡垒。其中孙友仁特务团和三原、淳化、旬邑、同官、耀县、宜君县民团分路直接进攻照金苏区。敌人一面修路,一面将大炮运到龙家寨和兔儿梁上。叛徒陈克敏和反革命头子张彦宁的两个民团也倾巢出动,带领孙友仁团在照金坟滩、秀房沟一带安营扎寨,准备长期围困我根据地。
     一九三三年十月十三日,敌人用密集的炮火轰击薛家寨,发射了大量炮弹。在炮火支援下几次试图登山,但我军利用薛家寨天堑,齐心协力、英勇抗击,战斗进行了五、六天,敌人却末能得逞。我游击队员愈战愈勇,山寨岿然不动。敌人见强攻不行,就改用偷袭战术。在我军石门工事和后山崾岘之间的悬崖边沿,峭壁上有一道长约二百余米的石缝,石缝里长满了小松柏。由于此处悬崖突兀,陡立直起,我军末曾设防,敌人从龙家寨隔沟看的十分清楚。于是,敌人一百多人在龙家寨惯匪陈克敏的带领下,从石缝间攀树上寨,在炮火掩护下,悄悄爬上了寨子前沿并散开埋伏。清晨,敌人发起冲锋,由于我守寨人员寡不敌众,薛家寨失守。薛家寨失守后二十天左右,我军利用曾先后和陈克敏有过“拜把子”之交的红二十六军班长、排长曹宏彦和朱子界的特殊身份潜入龙家寨,和被扣押在龙家寨的我军伤员桂生芳等人取得联系,叮嘱他们相机行事作为内应。刘志丹同志还亲自给被扣押的桂生芳同志写去了一封信,嘱咐他们做好对敌军的策反和联络工作,并以照金镇一个杂货铺为联络地点,经常与红军保持联系。      
一九三三年腊月三十,驻守薛家寨的敌中队长李兴城秘密起义。第三天晚上,趁土匪头子陈克敏领着三个亲信团丁到庙湾民团过年之机,李兴城中队偷袭了龙家寨。我方被扣押人员经过对敌军的策反和说服教育,里应外合,又一次攻克了龙家寨,彻底摧毁了陈克敏所率领的这支反动武装。陈克敏闻讯后再也没敢返回过照金,龙家寨终于回到人民的怀抱。由此,照金地区才渐渐又成为了我红军控制的地区,为此后第三路游击区的建立和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十分良好的基础。
     今天的龙家寨,已褪去了岁月及战争留下的苍桑,掩映在一片片葱茏的绿浪之中。它和薛家寨隔沟相望,洞窟里也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充满了刺鼻的牛粪味。薛家寨以其曾经的辉煌渐渐人流如织,而龙家寨以自己的多舛经历,很少为人们所提及,只有残留在寨墙上的弹痕和寨洞内的生活遗迹,沉静地向人们诉说着已经逝去的一切……。岁月远去,丰碑永存。龙家寨和其发生的一切故事,将永存人们心中。